广州转型邦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出品
扫描关注微信公众账号

扫一扫微信二维码

项兵:超越“从中国看中国”中国企业转型需整合

转型邦2018-11-21行业动态

当前,全球经济发展模式、贸易与投资体系等方面都孕育着重大变革。面对当前扑朔迷离的国际政治经济形势,我国的企业家们有哪些应对之道?我国企业发展转型的模式与路径如何?

2018年11月3日-5日,太平人寿携手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、中国商业与全球化教授项兵博士,在黄浦江畔举办了主题为“智慧浦江、共享太平”的2018太平人寿顶尖客户私享会。

项兵教授为全球多个知名论坛的常驻演讲嘉宾,包括达沃斯论坛、博鳌亚洲论坛、圣彼得堡世界经济论坛、《财富》全球论坛、《经济学人》中国商业年会、剑桥大学年度政府论坛、亚洲领导力会议等。

在此次会议上,项兵教授围绕中国经济发展现状,从企业管理的基础理论和原创思想出发,以全球视野,对中国企业发展转型及企业家如何应对问题和挑战,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。

在全球视野下,项兵教授将企业管理分为三大阶段。在初级阶段,企业主要聚焦于企业治理、管理和国内外商业环境等问题;在中级阶段,企业需要构筑具有国家(地区)特征的独特竞争优势。在高级阶段,企业需要形成“以全球应对全球”、整合全球资源的能力。

围绕公司治理,项兵教授将企业分为三大类。第一类为家族企业(A类企业),该类企业核心管理层持股比例很高,与公司利益关系密切,在韩国、中国香港、中国台湾等地较为多见;第二类为拥有现代企业制度的企业(B类企业),该类企业的管理层持股比例较低,多见于成熟的欧美跨国企业;第三类则为拥有超现代企业制度的企业(C类企业),该类企业的管理层持股比例为0,完全实现两权分离,中国国有企业即为一个代表。

项兵教授谈到,目前关于国进民退、民退国进的讨论,即围绕A类和C类企业的讨论较多,而B类企业却未能受到足够的重视。然而,全球范围内的一些发展经验表明,国家的富强离不开一批优秀的B类企业。因此,我们或可以换一种超越国进民退、民进国退的视角,给予培养具有现代企业制度的B类企业更多关注,打造一个更健康的企业生态体系。B类企业从何而来是问题的关键,部分A类和C类企业或有转型为B类企业的潜力。实际上,更多B类企业的出现也有益于解决初次分配的问题,改善劳动收入分配、壮大中产阶级。

回顾中国经济所取得的成就,项兵教授认为有三大因素值得我们重视。第一,中国拥抱了新自由主义。1979年,撒切尔夫人在英国启动了这一经济范式,主张国有企业私有化,改革税制、降低税率,放松行业管制,推动国际贸易等内容。1981年,里根总统将此在美国发扬光大。随后,新自由主义开始在全球范围内蔓延,推动了经济全球化思潮,给世界创造了史无前例的财富增长,也为诸如财富分配不均等社会问题埋下了隐患。在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中,也不难找到新自由主义的影子。

第二大因素是中国融入了自20世纪80年代起进入新一轮扩张期的全球化浪潮。尤其在加入WTO后,中国经济走上了快速发展的通道,也为世界经济的增长做出了很大的贡献。2008年以来,中国经济平均每年增长8.2%,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接近30%。中国向世界打开大门,利用了外部的资金、学习了成熟的管理和技术、也培养了一批人才。第三大因素是信息民主化。它使像中国一样的后发国家能以较低的成本进行复制,而在追赶阶段,复制、拷贝是一种普遍规律。

展望中国经济的未来发展,项兵教授指出,一系列的颠覆式科技创新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持续深入的开放、服务业的发展、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等,都将为中国企业提供新动能。为更好地利用国内外的机遇、促进企业转型,中国企业在不断修炼管理基本功的同时,还需建立“以全球应对全球”的能力。

项兵教授认为,中国企业首先需要建立全球视野,摆脱“从中国看中国”的局限性,“从美国看中国”、“从日本看中国”等视角,将帮助中国企业家识别其他国家在国家、产业和企业不同层面的发展经验、竞争优势、未来机遇与挑战,反思值得中国企业可借鉴之处、探索中国企业可整合的优质资源。具备“从世界看中国”、“站在月球看地球”的视野,是中国企业实现全球资源整合的基础。

当前,多数中国企业的目光仍仅局限于中国,而世界级的企业应该是拥有全球布局的企业。在此方面,同是源于新兴经济体的印度企业值得学习。尽管其GDP仅为中国的约1/5,但印度企业和企业家在全球的崛起以及世界500强中印度裔高管的数量,令人叹为观止。项兵教授鼓励企业管理者以全球视野培育全球价值对接能力,进而整合全球优质资源,成长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企业,为中国经济的发展提供持续动力。

文章关键词